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 > 正文

【网络媒体国防行】白哈巴边防连:印刻在祖国西北之端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8-09-25 评论数:

良多人在到达国边界那一刻,会感到骄傲和神圣。

严寒,往往还伴随着通信不便等,祖侬说,刚来连队,冬季下大雪,老班长的小孩刚出生,但未能赶回去,信号中断联系不上。印象中,睡在下铺的老班长抱着手机说,他的家人、孩子全在手机中,手机就是全部,让人听了心酸。

有着“西北第一哨”之称的白哈巴边防连(王小英/摄)

20日下战书,在5号界碑发展“共守神圣边关”活动,连队官兵在此宣誓:二心向党、一心戍边、二心为民,而誓言就是他们的日常。

军民运动会上和村民比赛叼羊(王小英/摄)

这是立在无人区的界碑。

白哈巴的冬季有多漫长和严寒,秋季就美的有多浓郁。

  寒冷:巡逻执勤要“全副武装”

在你来我往中,一哨一村在祖国西北之端彼此守望相助。

骑马巡逻是他们的常态(王小英/摄)

比较大雪封山,秋季巡逻的条件好太多了。(王小英/摄)

每一次长途巡逻中,与他们作伴的除了战友,就是出没在阿尔泰山下的雪兔、狼、黄羊等。

 热爱:有匹马叫“王鑫”

比赛的时候,有时连年事都不分,一场你追我赶的赛马竞赛后,14岁的男孩获得了赛马的冠军,男孩的妈妈激动地向人群中抛洒糖果,胜利的喜悦就这样被分享。

有时还要升级,王鑫将其总结为四皮,即皮手套,皮帽子,皮大衣,防寒皮靴,以及面罩。冬季露营的话会决定在背风的地窝子,防止雪崩。教训也逐渐被摸索出来,戴皮手套倡导徒手衣着,裤腿要放在靴子外面等。

最辛苦的记忆往往都在冬天,王鑫说,不仅要打扫积雪,而且要执勤巡逻,特别是冬季的长途巡逻,要负责马匹管理,每天光喂草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。

但对他们来说,到达国边界的那一刻,守土戍边的那种自豪感和情愫却难对外人言说。

更神圣的时刻是走到那些难以到达的巡逻点,比喻1号界碑,这是一个被许多人提起的处所。

再后来,就觉得这风景个别了,可能是看习惯了。

  热烈:浓烈的秋景浓烈的军民鱼水情

因为会维语、哈萨克语、汉语等,祖侬很自然地担当起连队的翻译官了,牧民找连队帮忙,大家都喊祖侬来帮忙翻译。

在这里很多人都有自己拿手的技能,仅有的业余时光就这样度过。

从三峰骆驼一口锅、风雪寒冷住地窝的年代起,一代又一代边防人用青春和热血筑起固若金汤,在西北第一哨守土戍边,足迹印刻在了每一寸边防线上。

骑马巡逻得时刻警惕(王小英/摄)

捍卫,在祖国的西北之端,在他们“最美的时光”。

边防连战士,也如同这景致个别,用满腔热血守护边疆。

一场特殊的军民活动会上,赛马、射箭、摔跤等颇具民族特色的名目轮流竞技,比赛场上谁也不愿掉队,结束后共舞一曲,这一天算圆满了。

祖侬说,假如有一天离开部队了,等有了小孩,他会带妻子孩子来这里,告诉他们,这里是他的青春,是他曾经奋斗过的地方。

从军11年,先后参加长途巡逻80多次,士兵王鑫说,并不是连队所有人都有机遇来到1号界碑,而他来过9次,2号界碑去过72次,但看到界碑的机会不过20屡次。

从祖父那一辈起,家里三代人参军,祖侬对军队有一份特殊的感情,来到这里,他认为和父辈所说的军队一样。

对军马来说,最好的服役时间是4到16岁,五年前,王鑫就相中了这匹马,如果有一天分开这里了,渴望由它代替本人连续在这里保卫下去。

那一年我国与邻国勘界破碑,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1号界碑标定在莽莽群山中的无人区,茂密的原始森林和古老冰河数百年来无人踏足,界碑和碑座没办法运送进去,只能靠直升机投递到标定点。

战士王鑫和祖侬?阿本就是如斯。

明年即将退役的王鑫,则早早地流露出了对白哈巴的不舍。

王鑫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王中王高手心水论坛,则感触到了孤单,尤其是放哨站岗的时候,时光犹如被拉长了一般,过的尤为漫长。

就是这样的地方,祖侬说,要想到达1号界碑,就要长途巡逻,行走三四天。

如果执勤巡逻,要穿上秋衣秋裤、绒衣绒裤、棉衣棉裤,外加冬季迷彩大衣,几乎是全副武装,但依然难抵寒冷,很多人执勤时就在操场跑圈。

  自豪:踏上国边界的那一刻

兵士周文第一次来连队的时候,以为白哈巴美极了。

这是深秋节令的白哈巴,夏秋冬时空交错般浮现在你面前,浓烈而有活气。

他治理的马匹中,白小中特免费网站,有匹马就叫王鑫,王鑫说,它是我兄弟。

但很快,他们就找到了情感寄托。

第一次巡逻,祖侬就感想到了不同。站在国边界,那种我为祖国守边境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正因如此,”市法院有关负责人先容三是要多渠道晋升法,祖侬还和战友开玩笑,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,一定要请喝一杯热茶。

这么苦,还想回来吗?

央视网消息(记者王小英)草地上,阳光打过来,金灿灿一片,一棵棵西伯利亚云杉跟白桦林笔直地站破在秋天的正核心,叶子半黄半绿间还能看到夏天的尾巴,远处山巅上则已堆起了白色的积雪,宣示冬季即未降临。

寒冷,也会暗生情谊。一次长途巡逻中,王鑫的脚被冻了,鞋子都脱不下来,他们向一户牧民求助,喝一碗热茶,牧民不仅拿出热奶茶招待他们,还用开水浇鞋,随后用雪搓洗,避免留下后遗症。这户人家,后来则成了王鑫的家人。

王鑫跟他无言的“战友”军马(王小英/摄)

 孤独而漫长:最大的娱乐运动是数牛

这里也是新疆军区白哈巴边防连所在地,庆祝他们滑了15年的冰在刘海屏寸土寸金的,地处祖国版图西北之端,阿尔泰山中段南麓,与俄罗斯、哈萨克斯坦两国接壤,终年担负着100多公里戍边守防任务,被誉为“西北第一哨”。

曾经服役过的老兵也曾来过这里,带着家人友人,可惜这名老兵是二十多年前服役的,很多人早已不意识。

白哈巴的冬季长达八个月,每年冬季10月至次年4月间,阿尔泰深处,均是冰雪封山,最冷时达到零下50.4摄氏度。

新兵刚下到边防连,一次偶然的“歪曲”,与军马结下不解之缘,王鑫当初成了边防连军马豢养员,练就了乘马、训马、相马、医马的出色技能,从最初向当地人求教钉马掌、套马到后来向牧民传授技巧,成了牧民眼中到“王鑫?别克”。

最冷的时候,从屋里出发去执勤,出门不足10分钟,脚已冻得不行了。

兴许是冬季太过酷寒漫长,白哈巴的风景才这样争分夺秒地在你眼前上演,一场军民活动会就是盛大的喜事,村民都盛装缺席,欢乐就这样被延长。

骑马是主要的工具,作为连队的军马喂养员,保障马匹就是王鑫的责任。

寒冷,是很多人对这里的初印象。

白哈巴边防连毗邻“西北第一村”白哈巴村,连队也是村民的亲人。

在拔河比赛中,白哈巴村民在这场力量的较量中失掉了成功,在颇具当地特点的叼羊比赛中,边防连的战士则赢得了冠军。

周文则成了连队的多面手,其中理发颇为拿手。

祖侬说,2014年以前,连队的供电靠太阳能,有时一两个月和家里无奈接洽,这时最大的娱乐运动就是数牛。